當前位置:首頁 > 地礦服務 >服務礦山企業
獲副外長點贊的紫金礦業到底幹了啥
信息來源:中國礦業報 浏覽次數:133 發布日期:2019-06-06 09:01:52
       5月17日,外交部副部長張漢晖在北京聽取紫金礦業集團董事長陳景河關于紫金礦業“走出去”工作情況 的彙報。
       陳景河彙報了紫金礦業的發展曆程,并重點對紫金礦業“走出去”和“一帶一路”投資建設發展成果,尤其是在塔吉克、吉爾吉斯和俄羅斯圖瓦的項目發展情況作了詳細介紹。
       張漢晖表示,外交部高度關注紫金礦業在海外的發展,紫金礦業依靠自身實力在海外闖出了一片天地,為中資企業“走出去”樹立了典範,為項目所在地的社會和經濟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他鼓勵紫金礦業“合法、合理、符合經濟規律”做好境外項目生産經營,妥善處理發展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
       那麼,這個獲得外交部副部長如此贊譽的紫金礦業到底在海外幹了些什麼呢?在近日于北京舉行的2019中國探礦者年會上,紫金礦業集團總裁藍福生分享了紫金海外項目的成功經驗和具體情況。
       近年來,紫金礦業以“一帶一路”為布局脈絡,深度開展國際化戰略合作,不斷創造新的增長極,在5月16日美國《福布斯》雜志發布的2019年“全球上市公司2000強”排行榜中,紫金礦業位列889位,較去年上升58位,進位上榜的全球有色金屬企業第十位,全球黃金企業第一位和中國有色金屬企業第一位,成為擎起中國礦業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大旗的先行者。
       開放共赢,是紫金礦業的發展基因。公司戰略始終踩準國家意志的節拍,為公司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先行一步培厚了先發優勢。
       早在2001年,國家提出“西部大開發”後,紫金礦業迅速響應,精準發力,先後在貴州、新疆布下棋子,産生了良好的經濟社會效益。2003年,紫金礦業再次抓住國家“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契機,參與國有企業改革,使一批嚴重虧損、瀕臨破産的國有礦山迅速煥發生機。
       從2005年起,紫金礦業把發展的目光從國内放大到全球,積極實施“走出去”戰略,參與全球礦業開發,成為國内海外投資成功案例最多、且運營水平較高的礦業公司之一。其中,公司在塔吉克斯坦的澤拉夫尚金礦已經成為該國黃金生産的重要企業,稅費貢獻已經成為當地财政的主要收入來源,被塔國總統拉赫蒙稱贊是“連接塔中友誼的金橋”;俄羅斯圖瓦鋅多金屬礦是西伯利亞地區最大的采選企業,被譽為中俄在礦山開采領域合作最早、最好的企業之一;吉爾吉斯斯坦左岸金礦項目是該國第三大金礦,也是中國企業在吉的最大投資項目之一;澳大利亞諾頓金田是中國企業成功收購海外在産大型黃金礦山的第一例。
       2018年,紫金礦業國際化進程顯著加快,境外項目并購取得重大突破,在“一帶一路”沿線影響力持續增強。其中,紫金礦業境外項目礦産金産量19.07噸,占公司礦産金總量超過52.26%;礦産銅6.01萬噸,占公司礦産銅總量24.19%;礦産鋅9.99萬噸,占公司礦産鋅總量35.94%;境外黃金、銅、鉛鋅資源儲量分别占公司總量的65.5%、78.34%、25.29%。公司境外業務發展勢頭迅猛,預計主要産品産量将在未來2年~3年内超過國内,成為公司最大的增長極。
       藍福生介紹,目前紫金礦業海外在産項目8個,在建或籌建項目4個,分布在10個國家,境外總資産超過300億元,海外員工超過15000人。具體項目包括:克孜爾-塔什特克鉛鋅多金屬礦(俄),吉勞/塔羅金礦(塔),科盧韋齊銅礦(剛果金),卡莫阿銅礦(剛果金),加拉陶鉑族礦(南非),波格拉金礦(巴新),帕丁頓金礦(澳),左岸金礦(吉),白河銅礦(秘魯),波爾銅金礦(塞),碧沙鋅多金屬礦(厄立特裡亞),佩吉銅金礦(塞)。
       圍繞高質量發展目标和“一帶一路”建設,2019年,紫金礦業将全面推進國際化為核心的新一輪創業,重點加快剛果(金)卡莫阿銅礦、塞爾維亞蒂莫克(Timok)銅礦上部礦帶建設,積極推進剛果(金)科盧韋齊銅礦、塞爾維亞波爾銅礦技改擴建,以及厄立特裡亞碧沙(Bisha)鋅多金屬礦整合運營,計劃實現礦産金40噸、礦産銅35萬噸、礦産鋅38萬噸,緻力于打造高技術效益型特大國際礦業集團,以優質的礦物原料為中國和世界經濟發展助力。
       藍福生分享了紫金礦業近年來參與海外并購的三點經驗:一是看準市場變化,把握并購良機。紫金礦業是一個以金銅為主業的企業,在海外并購中也一直是以金銅為主業,逆周期并購,保持勘查與并購并舉,項目自主評估。二是堅持技術創新,發揮自身優勢。在資源模型建設、項目開發方案、選冶技術和建設速度等方面,都有自己的清晰規劃。三是因地制宜,多種模式管理。在發達國家保持原有體系,在非洲落後國家按照中國模式管理,在塞爾維亞發揮小語種特點。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承認自己的差距。”藍福生列舉了幾個方面的不足:
       一是對政策法律風險把控不足,依法合規問題突出,一些國家尤其是那些經濟落後國家政局多變,政策、法律、稅制變動頻繁給項目持續發展帶來巨大風險。海外項目可能受所在國稅收、證照延續、産品銷售、外彙兌換等方面問題影響,導緻企業經營困難。
       二是處理社區問題經驗不足。藍福生表示,許多海外國家的政府是弱勢的,如果項目周邊的社區問題沒解決好,項目将很難以運作。所以在進入該國投資之前,要對項目所在地的社區進行深入研究,做好社區工作的預算,并把社區預算計入整體投資中,在此基礎上評估礦山的盈利能力。
       三是國際化人才不足。礦山開發和管理與西方礦業公司有差距。與西方一流礦企相比,我們在資源模型建設、項目科研等前期論證、采礦排産計劃、金屬平衡等基礎管理工作方面還存在較大差距。藍福生說,中國企業總體上高素質國際化人才缺乏,同時在尊重國際慣例、國際規則方面有時沒有做到位,企業人才戰略與不同國家、不同項目實際未能很好結合,較難融入到當地社會。